領袖的三種境界:鄧肯、科比、鯊由良辰發表在HoopChina·籃球場

2010年,回首新世紀NBA過去的這十一個賽季,鄧肯、科比、鯊,無論愛與恨,無論黑與密,這是三個無法跨越的名字。0010,十一個賽季,每年的總決賽你至少能看到其中一個的身影。然後,他們瓜分了十一個總冠軍中的九個。如果從神謝幕之後算起,這個榜單還要增加,他們應該是瓜分了十二個總冠軍中的十個,並且科比布萊恩特還如日中天。這,是一個屬於他們的時代。

    
偉大的榮耀往往伴隨著偉大的爭議,誰更好呢?這是一個有趣的話題,但這個話題遠不像二大於一那麼簡單明了。在經過個人數據,生涯榮譽,團隊成績等各方面加成之後,一千個人眼中會產生一千個哈姆雷特。畢竟,在籃球這個領域,如果你不能一騎絕塵,把對手遠遠的甩在後邊,小小的差距往往產生巨大的爭論。在這裡,我不想討論三個人誰更加偉大,我要說的是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三個人,三種不同的性格,三種不同的領袖境界。

 

 

鯊魚

    
有一種球員,無論那個教練見了都明白:不管你以前的執教風格是打小球跑轟還是半場陣地,是UCLA落位還是普林斯頓,一切都見鬼去吧,從現在開始,什麼戰術最適合這個球員,你就應該用這種戰術。

鯊魚,毫無疑問就是這種球員。他的優點太突出了,如果籃球場只能在小禁區之內得分,從他進聯盟的那天到他的生涯結束,整個聯盟都要籠罩在他龐大的身軀之下,戰戰栗栗,祈禱上帝讓這個惡夢早點結束。可惜的是,雖然得禁區者得天下是籃球場上亙古不變的真理,但籃球場不僅僅只有禁區。出了禁區,你就會發現這個大個子還是有辦法打敗的。不管是身體肥胖也好,不管是懶惰也好,也不管是為了保存體力也好,總之,這個大個子防不了擋拆。還有一點就是,他那被肥肉堆積的手腕讓他無法用正常的罰球姿勢把籃球給撥出去。當面對一個對手的時候,如果勢力過於懸殊,他的這些缺點都不是缺點,在別人對他的缺點進行攻擊之前,他就能把對手揉把揉把撕碎了吃的骨頭都不剩。但打敗阿喀琉斯,一個小小的腳踵就夠了;打敗鯊魚,這些也已經足夠。

面對大夢,是優點的抵消;面對爵士,則是缺點的無限放大。這是兩個極端的例子,用這兩個例子只是為了說明:職業生涯,被橫掃一次說明不了什麼,但在沒有贏得冠軍之前,七年職業生涯六次季后賽五次被橫掃,一次4 1,則多少能說明一些問題。在面對同等級的對手的時候,他的優勢不能給予對方致命打擊,他的缺點就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但即使這樣,所有人相信他那優質的潛力肯定能升格為偉大,因為他的優勢太明顯了,他缺的只是一個能夠完美的能填上他的弱點的搭檔。在奪冠之前,他的搭檔有過連續兩次的NBA一陣後衛芬尼哈達威,有過全明星後場搭檔達蒙瓊斯和范恩霍塞克,那又怎麼樣呢?只能說明他需要的搭檔挑剔了一點罷了,他需要的體系挑剔了一點而已。

然後,禪師和科比來了。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科比,在接下來我會談到,這裡還談鯊魚。禪師的體系把他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科比的全能互補性很好的把他的所有漏斗給補上,完美的球隊,偉大的王朝就這樣誕生。一切,顯得那麼多順其自然。

這種境界,我想是很好的切合了王國維關於三種境界的第一種: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斷天涯路。給他打造一個合適的體系,給他一個能夠很好的堵上他的漏洞的搭檔,他是人間終極殺器。

 

 

科比

    
有一種球員,無論哪個教練見了都會喜歡:不管這個教練鍾情於進攻還是側重於防守,不管這個教練是學院派還是自由派,他都會發現這個球員天生適合他的體系。

科比,說的就是你了。從板凳上一步步走到聯盟第一人,從防守起家到最後成為一個SG大百科全書。剛開始,為了生存他必須學會適應,結果不經意間,萬能的適應性成為了他領袖的標籤。

從三連時期開始:鯊魚龐大的身軀擠滿了內線,科比,你必須要擁有穩定的中遠距離投籃;鯊魚需要有人給輸送砲彈,科比,你必須要能夠嫻熟的掌握低手傳球;鯊魚防不了擋拆,科比,你必須要把自己的防守進化到S級;最後一節,因為砍鯊鯊魚要坐在板凳上,科比,你必須要有能力在關鍵時刻接管比賽。正是憑藉著這種超強互補性和適應性,他和鯊魚完成了第一個三連冠,完成了少年創業打天下的階段。

戲劇性的是:老了老了,到了功成名就的時候,沒想到他還要再次的去適應,去改變。老魚跟不上速度快的PG,科比,你上;阿泰沒來之前沒人防對方的頂級鋒衛搖擺人,科比,你去;老胳膊老腿速度下降想在內線找個空間多用用低位單打,結果一個轉身發現身邊那兩個大個子站在禁區外無所適從,還是只能默默嘆息一聲繼續拉出去用一個個中遠投為他們尋找空間。

也許我們早就習慣了,要改變,找科比。一堆好材料擺在那裡,就一定能做出一盤好菜嗎?一堆優秀的球員聚集在一起,就一定能成為一隻偉大的球隊嗎?我不相信。天下真的沒有天造地設的絕配。完美,往往是靠著一些犧牲和妥協而建立的。在很多時候,是角色球員犧牲來成就領袖。這也是最合乎情理的定律。但在科比這兒,往往會相反,為什麼?因為太優秀。對,就是太優秀。一個成型的球員想要進行一些轉變是很難很難的,但他總能讓人看上去那麼輕而易舉舉重若輕的就實現(也許是背後多少辛勤苦練的汗水,但這些我們看不到)。別人就那樣了,想改能改到哪裡去呢?球隊在這裡擺著,沒有改變就沒有成功,就只能失敗。你是勝利偏執狂?那為了勝利,你就犧牲一點,改變吧。但不管怎麼變,你總能做的很好,慢慢的讓別人就忘記瞭如果按照你的性情,你應該有更漂亮的個人數據和個人表現。

至少,付出總有回報不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你的付出,你的犧牲,換回的天下,是你的。

 

 

鄧肯

    
借用HC某位筒子的一句話:有人依賴體系,有人本身就是體系。他說的是基德,我說,這句話也適用於鄧肯。

想像一下,你的PG,除了籃筐之外,眼裡再無其他。好了,不用想了,你就看看霍華德和姚明跟尼爾森和小布一起打球時的囧狀吧,你就會明白鄧肯有多麼偉大。他能讓一個尼爾森或小布這樣的PG進全明星,拿FMVP,混的風生水起,春風得意。

99年開始,鄧肯的搭檔從海軍上將大衛羅賓遜到傑克船長再到最後名揚天下的GDP,鐵打的硬盤,不動的鄧肯。隊友走馬觀花,他作為領袖卻有能力把各種各樣的隊友整合到了一起,讓這支球隊始終低調,堅韌,但始終徘徊在強隊的行列。不管是一個職業生涯在軟蛋邊緣徘徊的偉大暮年中鋒,還是一群頭角尚未崢嶸的正太;不管是一個天資絕倫但多愁多病身的絕世劍客,還是一個懵懵懂懂腦子經常發熱低頭蠻幹的熱血小伙兒;他總能讓他們去盡情揮灑,展示,展現他們的才華,實現偉大的夢想。

如果說鯊魚能夠讓隊友相信:跟著他,你在跟著一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戰神領袖;科比讓隊友相信:放手去幹,到了最後關頭,你的領袖總能夠力挽狂瀾,收拾好一切;那麼鄧肯作為領袖就是能夠讓隊友相信:你本身擁有無可匹敵的才華和無與倫比的潛力,按照你的方式去打球,你可以用自己的雙手贏得勝利。

也許當這段歲月流逝,年輕人不願意翻出來當年的錄像重溫而只是盯著那一堆枯燥的數據的時候他們會質疑:相比鯊魚和科比的屠殺,他的逆天表現有點少了,永遠的那麼不溫不火,甚至動不動還會吃癟,別人集錦裡他永遠是最光輝燦爛的背景。我們可能會說一句:有些東西不是數據能表現出來的。那少年多半會嗤之以鼻,但我們會想起那是一種厚重感和歸屬感,他之於隊友就彷佛父母之於我們,放翅去飛,你的背後永遠有著最厚實的支撐。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性格的低調,不代表沒有實力;打法的樸實,不代表著沒有殺傷和低效。

   

 

 

    
三個人,三種性格,三種人生哲學,三種領袖方式。條條大路通羅馬,他們都找到了屬於他們自己的路,寫著各自的傳奇。

 

 

 

注:在這裡引用王國維的三種境界並沒有什麼高低之分,沒有鄧肯高於科比高於鯊魚的意思,只是為了說明不同的領袖有不同的領導方式。

 

NBA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